2
鄭愁予詩文讀後感
2015.10.22

收錄:網友對於『錯誤』、『夢土上』、『寂寞的人坐著看花』三首詩文讀後感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佩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佩

我喜歡臺灣美麗的山,浩瀚的海。寂寞的人坐著看花,以臺灣的大山大海來張顯寂寞,觸動我的心。

那年,十一月的冬天,離開了濕濕冷冷的臺北,一個人來到東臺灣海岸邊,暖風徐徐吹來,溫和的陽光灑滿空氣。寂寞中,更顯得海岸的遼闊。天空中,幾朵雲飄過來,各種幾何變形,可能是想跟我說什麼?或者,他們是在嘲笑地面上的人,不見天地之大,一味困惑在自己的憂愁與煩惱。他們在空中不斷吶喊,希望引起地上人們的注意,期許我們放下眼前的專注,抬頭看看天地之遼闊。

誰說寂寞是孤寂?寂寞是擁有了更多的自己。不論空間、時間,我們都擁有了更多與自己對話的機會。

錯誤/ 瑄瑄
錯誤/ 瑄瑄

幾天前,接到一位老友的來電,希望我可以寫一篇鄭愁予老師的讀後感,久未提筆的我,想起了一位遠在倫敦的朋友。
他:「『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上次用這句詩泡了個北京小妞,她聽都沒聽過,可高潮了!」
我:「這是臺灣的新詩,當然沒聽過,說個魯迅、朱自清,他們還比較知道吧!」
猶記得當時<錯誤>出現在我們的國文課本裡,第一個想法是「太好了,這文章好短,不用背很多解釋。」,
後來才知道這是個感傷的故事,關於一個等待著卻期望落空的女子。
等待,這個苦澀的字眼。
即使把生活的每個細節都計畫好了,即使世界好似都在掌控之中了,卻無法預知對方的行為和想法。
「我不是最了解你的那個人嗎?」
「我們不是最有默契的嗎?」
「我們不是最令人稱羨的眷侶嗎?」
那是一種無窮無盡,無能為力。只能,待在這裡,等著。
等著,等著你偶而發出的動態,等著手機的鈴聲響起,等著從朋友口中得到你的消息。
十六歲那年,我們一起坐在教室裡唸著這首詩,說著你也想成為文人的夢想。我幫你約你喜歡的女生,你幫我拿信給學長,
我們上課打鬧、玩牌、睡覺。
有一天,你說你喜歡的女生考前十名,你也要考前十名,你做到了。
你說要在歌唱比賽裡唱歌獻給那個女孩,沒想到你在全校師生面前唱了個大破音,我們大笑。
後來畢業了,你依然在我身邊,依然說著你對戀愛的苦惱,依然陪著我歌唱、瘋狂,度過每個傷心與歡笑的時刻。
就像每個小說的情節,寫到這裡,我們以為對方就是最適合自己的那個人,我們瘋狂地相戀,燃燒所有的力氣,我們都有維特般的想妄,想妄愛情無邪純真的樣子,而當美麗的泡泡破了,愛情只剩下猜疑、欺瞞、嫌惡。
你離開了,我的時空從此停在這裡。你知道我怕迷路,卻讓我在無盡的黑暗裡迷失了方向。
突然間,我不知道為什麼不能隨心所欲地撥通電話跟你說:「今天一起吃飯」。
我曾經哭,曾經鬧,不忍這十五年來的友誼,三年的情感,留下一個過客的虛名,但最後卻只能無能為力地待在這裡,等著。
終於,你回來了,帶著<錯誤>再次回到我的生命裡,說這是你唯一記得的臺灣新詩,像以前一樣跟我訴說著天馬行空的想法,還有那些你新認識的女孩,我們大笑依舊。你不再是我無盡等待的歸人,更不是我生命的過客,你是我的知己,我曾經深愛的人。

夢土上/ 雅雅
夢土上/ 雅雅

天下無不愁之事,對於我,最愁的事莫過於思念的佳人已不在。
唸起這首〈夢土上〉,埋藏心中已久的那份記憶再次被喚醒。
憶起當年,我們一起四處悠遊,
在陌生的國度,勇闖神秘的境地;
在豐盛的碗裡,嚐遍只屬於我們的佳餚;
在慵懶的早晨,沈醉在柔軟的被窩;
在微風徐徐的午後,啜飲清香的英式紅茶;
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暢談我們的夢想與未來。
你說,
我們要再繼續探索這個世界,
感受這世界無窮無盡的面貌,
然而你卻不在了。
如今看著你的照片,那些回憶只能默默存在心中,
心裡的苦痛令我無法言語,我只好再次靜靜地把你的照片鎖入抽屜。

古人最愛以杜康澆愁,然而卻愁上更愁,
李白的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正是述說著這種無奈。
〈夢土上〉一人喝著酒,走在那人事已非的景物之中,觸景傷情,一切只有以更無奈來形容。
雖然我不喜好酒,
而且即使再烈的酒也無法澆熄我對你的想念與我的憂愁,
但是你愛喝,
所幸就這麼一次,
讓我們在同個時空下,
一起把酒望天吧!

「雲在我底路上 在我底衣上
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
高處沒有鳥喉 沒有花靨
我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 」

以身在雲中來表達一種似夢非夢的淒涼,
再加上隱隱、冷冷,更強烈地帶出心中的思念與失落愁悵,
就好比每當我再次造訪我們曾經去過的地方時,我的心情感受一般。
我總會想起那時你曾對我說過的話,你微笑的臉龐,你的一舉一動,
一切似乎又回到那個時間,你就像真實的在我眼前,
我們倆開心地併坐著,望著前方的美景,讚嘆著這世界的美妙,
然而下一秒,無情的落葉,還有鳥啼聲又將我拉回現實,
讓我的思念無處可去,讓我的我的愁悵無處可躲。

我想,
作者一定也跟我一樣,患了一種叫做思念的病。

夢土上/ 余嘉盈
夢土上/ 余嘉盈

雲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

那年,我們都還自認年輕氣盛,一個想看日出的念頭便騎上了機車,從國之南境登上了阿里山。兩輛車四個人,從明亮的黑夜到了沈寂的黑夜,那條山路既是安靜又充滿香氣,香氣充滿了整座山,整個氛圍,整個夜衝的時光。那是烘茶的香氣,我們用鼻子貪心的探索著香味來源,乘著風幻想著那屬於青春的風景。伴隨著登高的低溫,換上了搖搖晃晃的登山小火車,整夜未闔眼的身體也短暫地得到休息,睜開眼的時候已到了祝山站,「祝山觀日」是我們此行的目的。看著雲層從深藍轉紫,記憶中那個紫色好溫柔,有一種療癒的魔力,高處的寒冷在那時彷彿已經融化,夜衝的疲憊也都值得了,眾人期待著傳說中的日出用跳躍的方式登場。一秒一秒,一點一點,日光逐漸爬升我們的視線,像生日許願般,我在心中說:「希望我們永遠永遠都快樂……」

十年過後,讀到鄭愁予的<夢土上>,想起了那時的我們。
現在,我仍然時時懷念那時的茶香、低溫和紫色的日出,那個隱隱的思念參雜了許多複雜的因子,有著青春逝去的無奈,好友分散各處的想念,還有長大後面對現實生活的壓力。總之,就是思念,就是眷戀。

親愛的,那時候的許的願望,完美達成了嗎?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余嘉盈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余嘉盈

走過感情的挫敗,你說:「我害怕的不是孤單,我害怕的是寂寞。」寂寞是一種情感上的考驗,是一種理智上的極限,是我們都深刻領受過的體會。於是,開始自作聰明地嘗試幫寂寞找出解藥。你決定把時間塞得滿滿的,不留下一點縫隙,試圖把寂寞擠出你的生活中。結果,累壞了自己,卻更加感到寂寞的存在。爾後,你再決定隨便投入一段不痛不癢的感情,為的只是一個肉體的陪伴,果不其然這段感情不持久,寂寞依舊如影隨形,依舊寂寞。 寂寞阿寂寞,我們總是害怕寂寞,卻又常與其為伍,詩人鄭愁予的<寂寞的人坐著看花>,彷彿道出了那樣的心情。對於寂寞,我們能做的太少,卻又想得太多,往往陷入了一種無限輪迴的處境。那些嚷嚷上口的情歌,也許就此產生了吧! 如果不能擺脫,我們能夠享受其中嗎?享受與其並存的時光,看著,寂寞的看著,坐著,寂寞的坐著。或者,寂寞能夠成為我們的朋友嗎?嘗試和最熟悉的寂寞談天,讓寂寞陪伴著我們的寂寞。可以嗎?

夢土上/ 陳彥仁
夢土上/ 陳彥仁

路盡頭了,我做著什麼樣的夢?
走在夏天涼風微微吹來的河濱夜晚,只有我一人,
新店溪波光粼粼,太陽穴跳動的血管,提醒我還有許多思緒去釐清,
我的額頭頂著星星,一瞬覺得自己是多麼微不足道,
每隔幾尺的燈,將葉脈照的透徹,指引靈魂回家的路,
場景的陳設,不會隨著我的移動而有所變動,
變動的是我,我跟著宇宙,
不禁讓我想起夢土上這首詩,看似一切安然在眼前,
卻到不了,那個我想走至的夢。
讓我再想一遍再走,好嗎?
路上,像是被隔層紗的昏沉燈光,我小心翼翼的走在回家方向裡,
我在想,是否賴在我房間,開著我的冰箱,躺在我小小紅色沙發上,
翹著腳,看著電視,
嘴上還在嘲笑,張貼在門上的小小便條紙,
數落我灑在一地的七彩糖,
吃著明明是為了我準備的零食,
等待即將回家的我。
落落大方的嘲笑一切,幽默的耍著嘴皮子,反對社會不公正,
我們聊著故事裡星球上發生一切小事,
我不是王子,不會是狐狸,更不是點燈人,
我,是那朵桀傲不遜的玫瑰,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很抱歉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這是客服小姐告訴我的,
不見面時,我們之間交流電波透過這個第三者;
見面後,我們依舊纏綿悱惻,依慰床頭,
描畫外耳的輪廓,沒有對白,也少了寂寞。
我們的喜悅出現在轉彎處的小徑,
幸福的我們,在世界角落到處逗留,
備著一起的早餐,笑著遠大的夢想,
我說我要騎著三輪車,你說你會乘著熱氣球,
當夢想被堆至頂點時,手軸推倒了一個漆白的馬克杯,
清脆的像是驚蟄的春雷,喚醒了所有生命,
剎那,一個人的房間、單薄一份早餐、一雙地板鞋、一支掛在鏡台前的牙刷;
我就快追到了,轉彎卻又隱去,
我與烏鴉站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
只能對望,望出彼此眼中的期盼,
烏鴉寂寞的盤旋在我的頭頂,
玫瑰再強硬的刺,還是不小心被狐狸給啃食,
黑夜讓人簡單的思念,夢,是黑夜統治下思念的產物。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彭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彭

愁予老師的詩,充滿了畫面的想像
三個主詞,寂寞,人,花
彷彿就像是人的意象,忍不住就展開了聯想

寂寞是什麼呢?
是誰會感受到寂寞?
又或者是誰正享受著這樣的寂寞?

人跟花,又各代表著什麼呢?
是路旁的風景,還是事物的借鏡?
又或者是任何相對的存在?

花的意象是美的,
寂寞卻不是被期待的心情,
場景加入了人之後,越發耐人尋味。

寂寞的時候,幻想遇到一整座山的花,
然而,快活的時候,

你總是又忍不住懷念起了寂寞。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林妙真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林妙真

「擁懷天地的人擁有簡單的寂寞」
有一陣子腦袋裡突然思考起了寂寞,順道想起蔣勳所寫的「寂寞會發慌,而孤獨則是飽滿的」,他讚詠了孤獨,卻貶低了寂寞二字。關於寂寞,從來就是屬於負面的、病態的,沒有人願意寂寞、也沒有人願意甘於寂寞。那麼說來寂寞又何以簡單?生命的本質是個孤單的個體,靈魂乘載的重量至始至終也只有自己一個人。生命就是如此,我們沒辦法改變這種狀態,那麼寂寞、孤獨、孤單,其實並沒有什麼分別,不過就是一個說詞一種狀態。也許,我們該深入直視的,是那些在一個人單獨存在時的心理狀態,能否在內心最空曠、感官最敏銳的時候,去窺看自身的內心,那些沉重的、壓抑的,能否與之相處泰然而感到安心,不倉皇不躲避,就如同詩中所寫「擁懷天地的人擁有簡單的寂寞」,正因為敞開心懷擁抱了天與地,不見得非得要海闊天空,只要正視你內心的那一畝天地,我們就能安然地擁有最簡單的寂寞。

錯誤/ 葉家豪
錯誤/ 葉家豪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們相遇就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在那家咖啡廳買了四年的咖啡,第一次有店員主動加了好友,聊了聊接著妳想更進一步,到我家當面聊,才發現我不像妳想像的是三十出頭歲老研究生,妳也不是剛來兩個月的菜鳥咖啡師,第一印象的認知錯誤讓我們踏出了認識的第一步。
妳喃喃說著要是我年長點多好?要是我們早點相遇多好?我在妳臉上看到苦笑,卻看不到主動踏出這一步的懊悔。也許我們是因為連串的錯誤才相遇,但是我們相戀不是錯誤,妳勇敢追求自己的愛情不是錯誤,我對妳付出的心意也不是錯誤,當我們相擁感受到彼此的體溫和呼吸也不是錯誤。
也許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也許我們未來都會有各自的歸宿,不過我們都不在乎,只想用心把握這當下。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