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

小立南方的玄關,盡多綠的雕飾
褫盡襪履,哪,流水予人疊席的軟柔
匆忙的旅者,被招待在自己的影子上
那女給般的月亮,說,我要給你的
你舞踴的快樂便是一切

小立南方的玄關,雨在流落了
北回歸的圍牆上,瑟縮地棲息着
來自北力的小朵雲,一列一列的
便匆忙的死去,那時你踩過
那流水,你的足胝便踩過,許多許多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