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音

我凝望流星,想念他乃宇宙的吉普賽,
在一個冰冷的圍場,我們是同槽栓過馬的。
我在溫暖的地球已有了名姓,
而我失去了舊日的旅伴,我很孤獨,

我想告訴他,昔日小棧房坑上的銅火盆,
我們併手烤過也對酒歌過的——
它就是地球的太陽,一切的熱源;
而為什麽挨近時冷,遠離時反暖,我也深深納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