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上

虛無在崖上時,對著我
彷彿這樣歌着……
啊——
不必為人生詠唱,以你悲愴之曲
不必為自然臨摹,以你文彩之筆
不必謳歌,不必渲染,不必誇耀吧!

果真你底聲音,能傳出千里麼?
與乎你底圖畫,能留住時間麼?

然則,即千傾驚濤,也不必慨賞
即萬里雲海,也不必訝讚
果真,啊!你底眼,又是如此的低微麼?
時序和方位,山水和星月
不必指出,啊,也不必想到

不必猜測,你耳得之聲
不必揣摩,你目遇之色
不必一詠三嘆,啊,為你薄薄的存在
若是,朋友,你不曾透視過生命
來呀,隨我立於這崖上
這裏的——
    風是清的,月是冷的,流水淡得晶明。

你當悟到,隱隱地悟到
時間是由你無限的開始
一切的聲色,不過是有限的玩具
宇宙有你,你創宇宙——
    啊,在自賞的夢中,
    應該是悄然地小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