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滑落過長空的下坡,我是熄了燈的流星
正乘夜雨的微涼,趕一程赴賭的路
待投擲的生命如雨點,在湖上激起一夜的迷霧
夠了,生命如此的短,竟短得如此的華美!

偶然間,我是勝了,造物自迷於錦繡的設局
畢竟是日子如針,曳著先濃後淡的彩線
起落的拾指之間,反綉出我偏傲的明暗
算了,生命如此之速,竟速得如此之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