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渡中

    起音演奏
浪花竟輕輕推拒
因之我們拋卻所有的欲念
如海天只餘下藍
只餘下藍的大舞台佔滿空洞的演奏場
我們坐在甲板
讓椅子空置
我們敞懷的坐姿亦如空置的椅子
鷗鳥終不入懷
劇場明亮
渡船仍是一團樂隊
為演奏卻不為
行進
        旅人終要
試著自己登岸
而所謂岸是另一條船舷
天海終是無渡
這些情節
    序曲早就演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