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人行

未酬一歌    豈是
慷慨重諾的
燕人?從這岸張望,易水多寬?
竟是愛坡雷神十萬畝卿雲
五湖猶落木,草原諸州縱橫着凍河
愛荷華領一層瑞雪輕覆
柔軟起伏的
紫膚的胴體

窳土已入,黃石公嵯峨居處
十九年后,自有匹夫勤練錐法
雖是罡風萬里
而浪子已喬裝,寬袍懷圖
圖中有劍,兩袖豈能飛舞?
而落磯山
豈能落足?雪深七尺不過是
瞬目左右間
不可彈丸向西
窮趕落日
太平洋正煉天為水
驚詫間,自臍以下都是浪潮
竟然又是個雨港
說是……說是到了西雅圖

濛濛的西雅圖    木舍臨湖
舍內羣朋圍坐    向火默然
莫是舉事的時刻已妥定
莫是
血已歃    杯已盡

而星座有席空着    一樽酒卻
炙著    莫是等我?
恕我    駁氣涉水來得魯莽
倥傯間未及挽梳
我這顆
欲歌
欲飲
欲擲的
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