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可能

或將成為血液呢。好暖暖地循流
大地喲。蓋上母親親手漿洗過的
被子。蓋上頭,自己聽着自己的
呼吸。淚,淌着。
(外面的天,正黑着哪!)
風與野狼咆哮在空中

哎,睡吧。
母親不是這麼說過
明天,太陽會像金鹿那般
從愛波雷神山後,勇敢地
頂着花枝跳出來
風,將從新選的方向,十里
一波,十里一波地
湧過來

明天,遠山的叢林先醒,血液
必定在根鬚間開始
緩流……許多許多的根鬚
像網筋一樣的兜住了──
大地喲。金鹿奔來
快得像滾動的光環
一路上帶起蒸騰的雲霧
母親啊,也把我們一一地
拍醒。而且輕聲地說:
當我去世了
愛我華呀就是你們的
名字。那時──

我們將站成
玉米
玉米
玉米
玉米

隊伍
將穿起新衣
從此我們要表現得堅強,和
裝成懂事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