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峯上

歸家的路上,野百合站着
谷間,虹擱著
風吹動
一枝枝的野百合便走上軟軟的虹橋
便跟看我,閃著她們好看的腰

而我鄰舍的頑童是太多了
星星般地抬走一個黃昏
且扶著百合當玉杯
而那新釀的露酒是涼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