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祠

萬枝箭竹把蜃樓釘在
初月金黃的土上
鹿遊以後    泉水隱去幽聲
流落的靈魂乃互飲
英雄的濡沫

啊    投巍峩的影且泳於滄海
如一列鯨行    頻頻廻首
背後是大圓    是天穹的鏡
而流落久了……智根生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