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水手

不是為了
難堪的寂寞
和打發一些
遲暮的情緒
你提着舊外套
張着
困乏而空幻的眼睛
你上岸來了
你不過是
想看一看
這片土地
這片不會浮動的屋宇
和陌生得
無所謂陌生的面孔

對着這細雨的黃昏
靜靜的城角
兩排榕樹掩映下的小街道
你不懂
但你很熟悉
你翻起所有的記憶
也許突然記起
兒時故鄉的雨季吧
哎──
故鄉的雨季
你底心也潤濕了
我猜想

水    故鄉和女人
在你生活中
已不能分離
你同樣渴念
也同樣厭棄
但你沉默
而你的沉默就是筆
在你
所有踏過的港口上
在你底長眉毛
和嘴角的縐痕上
你寫着詩句……
我們讀不出
這些詩句
但我們聽得見
這裏面有隱隱的
憂鬱與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