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麻沁

雪溶後    花香流過司介欄溪的森林
沿著長長的狹谷    成團的白雲壅着
獵人結伴攀向司馬達克去
採菇者領著赤足的婦女
在高寒的賽蘭酒    起一叢篝火

修好所有的籬    結新的筏
起得早早的小姑娘    在水邊洗日頭
少年的泰耶魯唱出冬藏的歌
而却不見了    那着人議論的
那浪子麻沁
他去年當兵    今年自城巿來
眼中便閃着落漠的神色
孤獨    不上教堂    常在森林中徜徉
當果樹剪枝的時侯
他在露草中睡覺
偶爾    在部落中賒酒    向族人寒暄
向姑娘們瞅兩眼

三月的司介欄溪,已有涉渡的人
雪溶後柔軟的泥土    召來第一批遠方的登山客
浪子麻沁    該做嚮導了
該去磨亮他尺長的蕃刀了
該去挽盤他苧麻的繩索了
該聽見麻沁踏在石板上的
勻稱的腳步聲了

而獵人自多霧的司馬達克歸來
採菇者已乘微雨打好了槽
少年和姑娘們一齊搖著頭
哪兒有麻沁    那浪子麻沁
「哪兒去了那浪子麻沁?」
面對着文明的登山人
全個部落都搖起頭顱

全個部落都搖起頭顱
無人識得攀頂雪峯的獨徑
除非浪子麻沁
                            除非浪子麻沁
無人能了解神的性情
亦無人能了解麻沁他自已
有的說    他又回城巿當兵去了
有的說    雪溶以前他就獨登了雪峯
是否    春來流過森林的溪水日日夜夜
溶雪也溶了他
他那    他那着人議論的靈魂
                                        ──一九六二年於環山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