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酒店

秋天的疆土,分界在同一個夕陽下
接壤處,默立些黃菊花
而他打遠道來,清醒着喝酒
窗外是異國

多想跨出去,一步即成鄉愁
那美麗的鄉愁,伸手可觸及

或者,就飲醉了也好
(他是熱心的納稅人)

或者,將歌聲吐出
便不祇是立著像那雛菊
祇憑邊界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