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窗

每夜,星子們都來我的屋瓦上汲水
我在井底仰臥着,好深的井啊。

自從有了天窗
    就像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
    ──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

星子們都美麗,分佔了循環着的七個夜,
而那南方的藍色的小星呢?
源自春泉的水已在四壁間蕩着
那叮叮有聲的陶瓶還未垂下來。

啊,星子們都美麗
而在夢中也響着的,祇有一個名字
那名字 自在得如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