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的日子

自從來到山裏,朋友啊!
我的日子是倒轉了的:
我總是先過黃昏後渡黎明。

每夜,我擦過黑石的肩膀,
立於風吼的峯上,
唱啊!這裏不怕曲高和寡。

展在頭上的是詩人的家譜,
    哦,智慧的血系需要延續,
    我鑿深滿天透明的姓名。
唱啊!這裏不怕曲高和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