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山巔之月
矜持坐姿

擁懷天地的人
有簡單的寂寞

而今夜又是
花月滿眼
從太魯閣的風檐

展角看去
雪花合歡在稜線
花蓮立霧于溪口

谷圈雲壤如初耕的園圃
坐看峰巒盡是花
則整列的中央山脈
是粗枝大葉的

/ 邱凡芸
賞析/
邱凡芸

人人都曾有內心寂寞的經歷,卻未必人人善與內心的寂寞相伴。鄭老師廣為人知的詩作<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這首詩題的下面,有一小行副標題,寫著「東臺灣小品之一」。可以知道,這首詩,以臺灣東部的為背景。即使,沒有副標題,詩中出現的「太魯閣」、「立霧溪」,也可以讓讀者了解詩人在描繪花蓮的山海。這位寂寞的人,內心卻一點都不空虛,因為他是個「擁懷天地」的人,天之下、地之上,一切眼目看得見、看不見的豐盛,都在這個人的懷中。所以,他能享受「簡單的寂寞」。這種簡簡單單的寂寞,讓他安安靜靜地坐著,看山是水、看水是山,看到整團的雲霧繚繞山峰,是美麗的花瓣,看到聳立高大的中央山脈,是襯托花朵的粗枝大葉。

仁者樂山。鄭老師的這首詩,詩中提到「寂寞的人」,其實是胸襟大到可以永懷天地的仁者。此人在天地間坐著,所看到的「花」,其實是雲霧繚繞整個花東山脈的壯闊景緻。鄭老師正是一位仁者,他的仁者之心,不只在詩中,在平凡細微的小事上,就可以體察得出來。

鄭老師上課前,都會認真地準備講義。課堂上時,鄭老師會照著講義,一句、一句細心地解釋給學子們聽。講解到精要處,想要表達更深入的思想時,他就會將頭抬起來,眼神散發出光芒,中外理論,旁徵博引,以最淺白的方式,講解最隱微的道理。他是個樂於教學,常常忘記下課的老師。每每三小時的課程,他可以一開口,就從晚上七點,一直講到晚上十點多,中間都不下課。往往是同學們擔心他的身體需要休息,一再提醒他,他才溫和地笑一笑,說:「今天上到這裡吧!」若是同學沒有提醒他要休息,他曾經在夜晚一直講課、一直講課,達到忘我的境界。直到,他終於講到一個段落,突然發現,在座的同學們,怎麼只剩下三人了,問了一句:「哦?現在幾點了?」同學們才說:「老師,現在是半夜三點多,我們可以去吃早餐了。」

被學子問到「如何成為一個詩人?」鄭老師緩緩有力地回應:「詩在古代的時候,就像手機一樣,可以傳達想念的工具。詩的本能就是這樣,唯有兩個字:性,本性。靈,雨、祭天的器具、巫組成。有性靈的人,如果將之抒發出來,就是人。人都有靈性,都有惻隱之心,看到別人有災難,會產生同情心,不用說人,動物也是如此。年輕人問我,怎麼樣成為一個詩人呢?這不是一個傳統式的方法,這是一個串通的思維。告訴你一個門路。在我看,孔子是一個詩人,他是個老師。詩人都要有職業,沒有職業的,養不起自己。孔子是詩人,只好當老師,他想當政客,不行了。有時候到某些地方,他覺得諸侯太差了,是個小人,他就沒辦法了。我們由孔子的教育中,領會堯舜的仁道。」

對鄭老師而言,處處皆是詩境、事事皆可入詩、人人可為詩人。只要發揮性靈中的惻隱之心,實踐仁者之道的人,就是詩人了。

作者為國立金門大學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